我与合租女孩的故事第1一5章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7-4-17 09:55 编辑

第一章

现代的大学生毕业找到工作后,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租房,大城市里一间

十五平方米的房间,一张床加一个简易卫生间,每个月大概都要一千五左右,这

几乎佔到了实习生工资的百分之五十,对于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是最大的一项开

销。

而这样的房子还是一般的小区来说的,对于市区等繁华地段,则是更加贵的

离谱,所以也就造成了那些手里房产几套的成功人士,就是成为无业游民也丝毫

不会担心生计,他们每个月的房租收一收都有三四万。

林海也是这一届刚毕业的大学生之一,一个普通本科大学毕业的土木工程的

学生,找了一家普通公司任职,谁叫他大学只知道上网玩游戏,含金量高的证书

沒有一本,班级先进也沒评过,最好的成绩就是六十分。

林海心里有时也很憋屈,自己明明不比別人差,只是懒散了点,难道这样就

不能发家致富了,非要埋头苦幹才能成功,他相信这个世界和父母那一辈的已经

不一样了,只要自己肯动脑子,根本不需要花这么多的力气也能得到別人所得不

到的。

林海在离上班的公司十来公里远的一个农村里租了房子,五百块一个月,一

间二十来平的平房,全村的房子差不多都是这样的规格。

屋里堆满了杂七杂八的桌椅板凳、农作用具,粗略算下来也不过是十四五平

而已,但相较公司附近的房子是便宜多了,而最重要是房东同意押一付一,和普

遍的押一付三,经济压力自然小的多。

但租下来的第三天意外就发生了,林海放在屋子里的笔记本电脑被偷了,连

同一些稍微值钱点物品也是,这让沒有社会经验的林海一下慌了,第一个想到的

就是打电话给房东,「喂,吴叔,我电脑被偷了,家里进贼了,怎么办啊。」

「什么!你说大声点,別磨磨唧唧的,快点开牌,他妈的老子一对Q。」

林海盡量压制心中额烦躁,又把被人偷窃的事情说了一遍,「你电脑被偷了

打给我有什么用啊,你肯定出门连门都沒有锁好。」

「锁了,我有锁的,出门还拉了一下。」

「肯定是你沒锁紧,你们这些小年轻我都知道,上回后屋的那个房子也是租

给了一个学生,就是他自己出门沒锁门,电脑、书包、衣服、手机什么都被偷了

,他自己还不信,报警把警察叫来,警察到了一看,等会、等会就好,他妈的你

们先洗牌。」

房东说道,「等那些警察到了把地方查了一遍,就查出来是他自己锁沒有锁

好。所以说你们这……」

「可我明明记得我锁好的。」

林海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他肯定自己是锁好了门才出去的。

「你跟我说有什么用,谁知道你锁沒锁!反正我交钥匙给你的时候就跟你说

清楚了,出门的时候自己把门锁好,丢了东西自己负责!」

林海被房东那种农村人骨子里惯有的野蛮给吓住了,一时间不敢反驳,也不

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这样吧,你自己再看看,丢了东西你自己想法找回来,打给我也沒用,就

这样,他妈的真晦气!」

林海还待说些什么,却已经迅速地被挂断了电话,他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

再打回去问问,但他心想房东的这个样子就是再多问也不会有別的结果,还要无

端被他骂了几句。

林海最后沒办法只好打电话求助警察,电话里大略地跟警察说了一下案件的

发生,,警察也是照例询问了几个问题,留下了手机号码和名字,说是等会就过

来看看。

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当时已经是快下午六点钟了,来了两位警察,脑满肠

肥的,警服都快遮不住肚子了,下来后就对周围的环境表现出一种极其不爽的厌

恶,来到林海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胖一点的警察就问林海:「刚才是你报

的警」

「是是,是我报的,我的电脑丢了,刚才回家的时候就看到门开着,然后就

电脑丢了。」

「行行行,我们来之前都知道了,问你,那部电脑值多少钱。」

胖警察很不耐烦地打断了林海的叙述,又用一种见惯了风浪的不屑的态度逃

出记录本来,头翘的高高的向林海问话。

林海的心里隐隐有了些不安,但他还是一五一十地回答了。

「你确定自己出门的时候门是被锁了。」

「我肯定,肯定是锁了的。」

「你別这么急着肯定,上回也是你这里租的学生丢了东西,忙了我们一个多

小时,最后你猜怎么着。」

胖警察留了个谜面给林海解答,但他早已经从房东那里知道了答案,但他说

不出口,他心里有一团火,现在一张嘴就想喷火。

胖警察对他翻了个白眼说道:「原来是他自己门沒有锁好丢了东西。」

「那也是丢了东西啊。」

「那可不一样,撬锁闯进去就不是偷,是盗窃,门沒锁好被人大摇大摆地走

进去那叫偷窃,两个的性致完全不一样。」

「难道偷窃你们就不管了吗」

林海已经有些耐不住脾气了,说的声音难免夹杂着一丝怒气。

「你怎么说话呢。我们不管能在那里忙了一个多小时吗就是告诉你们这些

学生,別跟在自己学校宿舍里一样,出门连门都不带,人就走了,学校宿舍才多

少人,要找还不容易,这个外面有多少人你也不想想,我们要找回东西要多麻烦

。」

胖警察也不是个好脾气的主,他见林海大声起来,自己叫起来比他还凶。

「那你们现在要怎么办」

「怎么办我们过来不就是给你解决问题的吗,你急什么。」

「好了好了,都別着急,我们大老远过来也是想尽早破案,帮你把东西找回

来。」

随同来的瘦点的警察开始打圆场,他问了林海几个问题,看样子很认真地记

录在案。

林海对于丢失什么东西,其实自己也不是太清楚,他买的杂七杂八的东西太

多了,但那台电脑是最值钱的,两个月前刚买的,还是用了信用卡分期付款,这

才沒用几天就被偷了,让林海很奔溃。

「案子呢我们也已经记录下来了,大概的情形我们也了解了,但你要知道这

里是农村,沒有监控摄像头什么的,要破起案来沒那么容易,还是需要一点时间

的,你就在家耐心等消息吧,一有消息我们就通知你。」

林海心不甘情不愿地道了声谢,看着那胖警察大摇大摆地又把崭新的警车开

走了。

等他们走后沒多久,林海把刚才的事情又回想了一遍,越想越是觉得这两个

警察太不靠谱,凭他们找回自己的电脑恐怕是大海捞针,事情过了已经快有三个

小时多了,林海也从一开始的惊恐万分、手足无措中冷静下来,他的内心已经在

小声地告诉自己,沒戏了,是找不回来电脑。

林海拿起手机又想打给房东,犹豫了一会还是把手机放回了裤兜里,像这样

租房丢了东西的案例他听过太多了,而能找回来的少之又少,有的甚至五六年了

也沒有找回来,他自己在心里已经给那台笔记本电脑判了死刑。

林海吃完晚饭后左思右想还是难以释怀,他想到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危险了,

明天自己出门去了,又不知道会丢了什么东西,搞不好一回家屋子都被人搬空了

,他决定了,他要搬家,就在新房入住的第三天他就要搬家。

林海上网紧急开始找起了租房的信息,但就像他来到B市之前查过的信息一

样,这里的房租实在是太贵了,他如果在市区或者公司附近租了一间小隔间的话

,那么他一个月的伙食都会成问题,但林海又实在不想再住在这个鬼地方了。

「XX小区招租,男女不限,希望刚毕业的小可爱们一起来合租。」

林海被这篇帖子的标题吸引了,如果是一起合租的话,可能房租会少一些,

他迫不及待地点击进去要了解情况。

「点进来的童鞋你好,我和我的室友现已在XX小区租下三室一厅一卫房子

,现在想再找一个室友跟我们一起合租,我们希望将来的室友是一个乐观积极的

年轻人,因为我们也只是90后,年纪太大怕有代沟,男女不限,希望ta爱干

凈、会劳作(比如一起分担家庭卫生),有正当工作,作息正常(夜不归宿者拒

绝),爱护宠物,因为家里已有泰迪一只,希望ta能在我们不在家时多加照顾

。至于我们的情况,都是90后的女生,金融法律行业,每天除了吃喝睡就是出

门玩,所以跟我们一起合租的话一定不会让你闷到。耍的了逗逼又卖的了文艺,

清新界里的一股泥石流……」

林海被这篇帖子的幽默吸引住了,他有种直觉,这两个女生都会是很可爱很

好相处的人,他平时不怎么爱打交道,最怕的就是和人发生矛盾,而最重要是对

于室友的要求竟然是男女不限。

林海看过许多泪类似的帖子,绝大部分都是要求女生,极少数是连男生也可

以一起租住的,林海迫不及待地打开地图搜索了一下XX小区的具体位置,地图

上显示如果坐公交车的话距离林海上班的公司也不过是二十多分钟的路程,再查

看了一下附近的全景地图,绿化环境、配套环境一一俱全,再沒有比这里更合适

的地方了。

只是问题来了,由照片中可以看出,房子不算太大,但装修还是不错,又是

在这样的地段,恐怕房租不会太便宜。

果然,那显示了一千五的数字的房租就赫然写在了底下,刨除一千五的房租

,按照林海现在的实习工资来看,只剩下了一千块钱可以支配,在大学的事情一

千块还是普遍生活水平,不能说丰衣足食,但饿不死就是了。

到了外面尤其是B市这样的大城市,一碗面都要二十多,一日三餐,一千块

根本不够,加上花费、车费、衣服等等杂七杂八的费用,恐怕他撑不到半个月就

要饿肚子了。

林海环顾了一圈四面破损不堪的白墙,大片的白皮已经脱落了,露出里面的

砖红色的石砖来。

林海一咬牙,租就租吧,大不了接下来一个月天天吃泡面,也不愿意再在这

个鬼地方呆下去了。

林海按照帖子里留下的联繫方式,加上了大概是其中一个女孩的微信,好友

验证很快就通过了。

「你好」

对方首先发来了信息,「你好,我是看到帖子来租房的。」

「哦哦。能问一句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男的,怎么了」

「沒什么,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女的,所以更加倾向于再找一个女的租。」

「这样啊,好吧。」

林海有些泄气了,看来自己是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他想租人家还不一定会

租给他。

「不过也沒关系,如果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女的一起租,男的也可以。」

「是吗。」

林海似乎又看到了一丝希望。

「嗯嗯,你多大了。」

「我今年22。」

「22!刚毕业」

「是的。」

「原来是小弟弟啊,呵呵呵。」

「你们不也是九零后吗」

「是呀,但我们要比你早毕业几年,所以你是小弟弟。」

林海听着小弟弟这个词多少有些別捏,他有一米八的个头,因为平时会去打

打篮球,身材还算可以,他给自己的定位一直是男人,而不是现下流行的那种娘

炮,所以他看到一个女生对自己说小弟弟的时候,心里觉得既新鲜又有些心塞,

更何况这是一个女孩子说的呢。

林海无法回应,只好发了个表情过去,对方也沒有过多地在年龄这个问题在

纠结,马上又进入了下一题:「你现在已经找到工作了吗」

「已经有工作了。」

「能问下是什么工作。」

「土木工程的设计师。」

「哇!原来是大建筑师!」

「別这么说,我就是个打工的。」

「哎呦,还知道谦虚,不错不错。」

林海被这个女孩聊天时所展现的幽默和率性给吸引了,他不禁在脑海中幻想

这个女孩子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头乌黑浓亮的头髮,小巧又精緻的面庞

,身高一般,偏瘦,嘴角永远挂着微笑,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他心目中理想的对

象来描绘的。

「你大概什么时候能过来看房。」

「我这几天都有空。」

「行,那我们明天晚上应该都会在家,我们下班的话大概是六点左右,那个

时候过来我们都在的。」

「好,那我六点半过去吧。」

「可以,到时候你发信息给我吧,我怕你找不着。」

两人又聊了一会,就停止了这次愉快的租房前聊天。

林海一个翻身跳到了床上,他原本郁闷的心情一下转好了,虽然房租是贵了

点,但只要挨过这两个月,等他转正了经济压力自然会小许多,他现在有些迫不

及待地想去看看房子了,更加想念的是刚才的那个女生,她的网名都是那么的有

意思带着几分自嘲,小笨猫。

林海躺在床上不禁地开始幻想,两女一男一起租在一间屋子里,换句话说就

是左拥右抱、左右逢源,这可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生活。

在林海看到帖子的时候他的心理其实多少已经有了点想法,如果这两个女孩

中有一个不错的,自己住下来日久生情下或许还可以解决一下自己的单身问题。

林海的恋爱经验并不丰富,只是在高中的时候谈过一次恋爱,而且算不上是

恋爱的恋爱,那个高中的女孩长得漂亮,林海可以说是求着她才答应了做他的女

友。

林海一开始自然是欢天喜地,美梦一朝得偿,但沒过多久他便发现这个女孩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爱答不理的只知道玩手机,聊起天也沒什么共同的话题,尽管

林海乐在其中,但多少还是有些压力的,这压力在于他对于自己的自卑,感觉自

己配不上这个漂亮的女孩。

而女孩跟他在一起的唯一非常积极的事情就是买东西的时候,她喜欢去逛商

场、逛超市、吃小吃、买那些小女生都喜欢的首饰,那时候的林海零用钱非常有

限,但还是省吃俭用地满足她的要求,但女孩并不懂感激,一次争吵后便再沒有

理过林海。

林海去找她,她也不见,路上堵她也堵不到,沒过多久他就见到女孩跟学校

里另一个男生勾肩搭背、说说笑笑地走在一起放学回家。

自此林海就再沒出现在那个女孩面前,他花了好长的时间才算是彻底地忘了

那个女孩,考入大学后他也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可在各种问题、情况下他

好像对女生抱不起什么兴趣,反倒是被游戏吸引进去,恍恍惚惚地过了四年大学

,毕业了还是单身狗一枚。

但这次的合租似乎给了他一道曙光,或许他要开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了。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